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限制三级  »  狂干内射张老师
狂干内射张老师
张老师解开胸罩,那一对雪白的乳房好像两只调皮的白兔从胸罩中弹了出来,饱满而挺翘的双乳看不出一点下垂,乳尖微微上翘,嫣红的两点在空气中慢慢的勃起,骄傲的挺立着。

  这一刻,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是一名大学老师,在讲台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,而是已经变成一只发情的野兽,只想着宣泄出自己体内的兽欲。下体早已坚硬如铁!我一把将她扑倒在床上,粗暴的扯去她的短裙和内裤,扶着自己的阴茎就向她的洞口顶去。

  大概没有前戏的原因,此刻张老师的下面还未湿透,所以当我把硬邦邦的阴茎整个顶入张老师的阴道时,张老师眉头皱起,感觉有些痛楚,嘴里“啊”的一声。

  我也感受到张老师的阴道里确实稍微有点干涩,但是并不完全湿透的阴道壁对进入体内的阴茎会有更大的摩擦力,带来更大的快感,更何况此时的我哪里还管那么多,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狠狠地操她,好发泄出体内的浴火!

  所以当我的阴茎整个的进入她的体内,我便快速、用力的抽动了起来,张老师明显被我弄痛了,紧皱着眉头,咬紧牙关,随着我猛力的抽插,嘴里紧凑的发出“嗯嗯嗯嗯……”的声音。可是我却依然不管不顾,硬邦邦的阴茎被包裹在紧致的阴道内,每一次抽动都带给我极致的快感。

  房间里没有别的声音,只充斥着我们俩人的喘息和呻吟。我已经感受到张老师的下体很快的潮湿,每一次抽动都变得顺滑了起来,张老师脸色潮红,喘息越来越急促,此刻已经不是咬紧牙关忍受被插的痛楚,而是张开着嘴承受被冲击的快感,因为我抽动的快速,每一次呻吟都被下一次猛烈的冲击所打断,所以嘴里只不停地发出“啊啊啊啊啊……”的欢叫声。一双大腿紧紧夹住了我的臀,以便于我的阴茎能更深入的顶到底。

  眼前所见的是一个丰满的一丝不挂的女人在辗转承欢,耳中所听的是一个销魂的女声在喘息呻吟,视觉听觉双重的冲击让我越来越兴奋,阴茎依旧坚硬如铁,不知道已经连续不断的抽插了多少时间,还依然没有射精的感觉。这次性爱,阴茎的勃起硬度,是我这几年来都没有过的。结婚多年,与妻子的夫妻生活早已变成了一种敷衍,有时候哪怕性欲来潮,在进入后抽动一段时间,阴茎便变得软绵绵的,哪像这次,跟张老师同处一个房间开始便勃起,直到现在都没有丝毫软的趋势,所以说,为什么偷情让人如此的趋之若鹜,其中的刺激真的让人无法自拔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依然满头大汗的在冲刺着身下的女人,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抽插,终于感到下体一阵阵的酥麻,想要射精了。此时此刻,体力也已经跟不上了,上气不接下气,但也没有了最初的那种性冲动,所以我不想这么快结束这次性爱,一把扑倒在张老师的身上,停止了抽插。

  但是张老师双腿却更用力的夹紧我的臀部,扭动着腰肢,下体紧贴着我蠕动着,嘴里喃喃细语:“不要停!我还要,像刚刚那样干我!”

  “让我歇会!你别动,再动我就要射了!”

  张老师轻轻一笑,话语里充满了诱惑:“那就射在我里面啊!”

  作为一个男人,当别的女人风骚的对你说“射在我里面呀”这样一句话,谁能受得了这样的言语刺激?她的这句话刚说完,我已经不由自主的再次挺动我早已酸痛的腰,狠狠地朝她的下体冲去。

  张老师欢快的喊叫起来:“就这样!就这样不停地干我!”

  我朝身下的女人望去,她一脸的满足,张着嘴巴呻吟着。我一口吻下去,刚盖住她的双唇,就感到一条湿滑灵巧的舌头滑入了我的嘴,我一把含住,贪婪的吮吸着,由于两个人的嘴都被覆盖,俩人都只能从鼻子里发出“嗯嗯嗯嗯嗯……”的喘息声。

  而我刚刚早已到了临界点,所以这一刻没有抽动几下,下体一阵阵的酥麻再次传来,我不再忍受,嘴里低吼一声“我要射了!”张老师双腿用力一把夹住我,迎合着,“射进来,全部射到我里面!”

  “啊——”“啊——”一个是舒爽的释放,一个是爽快的接收,俩人同时达到这场虽短暂但激烈的性爱的最高潮!

  足足喷出了四五次,我才心满意足也筋疲力尽的又压在张老师的身上,两个人都急促的喘息着,等到喘息声慢慢的平静下来,张老师悠悠的说道:“你刚刚怎么那么凶?弄得我好痛!”

  一般来说,男女之间做爱,总有一定的前戏,然后水乳交融一起达到高潮,而我最初完全不顾张老师的感受,自己因为硬了,就不管不顾的直接插入张老师的体内,完全没有任何前戏,而她并未湿透的阴道被硬邦邦的肉棒顶入,自然会痛,此刻听她问起,便讪讪的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但是一个刚刚被自己操过并且还在高潮余韵中的女人,自然也是很好哄的,“只怪你太美太性感太诱惑,我实在憋不住了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——狠狠地操你!”

  张老师轻轻一笑,“油嘴滑舌!”双手在我背后抚摸了几下,又说:“不过很舒服!我已经很久没这么舒服过了!”

  我撑起身子望着她红晕未褪的脸,说:“我也很舒服,我也很久没有这么激烈爽快过了!”这是真话,与妻子结婚多年,性生活真的已经成了可有可无的事了!事实上与妻子的夫妻生活已经可以称得上不和谐了。有时候性欲来了,要和妻子做,她一般都是以累了为由拒绝,哪怕不拒绝也是很敷衍了事,躺在那一动不动的让我在她身上拱动几下直到射精,而我在做的过程中也完全没有冲劲,阴茎也往往举而不坚,每次总是草草了事。妻子很少有主动要求做爱的,我也一直怀疑妻子在外有了别的男人,但是没有证据。这次跟张老师的性爱,真的是近几年来少有的酣畅淋漓。

  “哼,我才不信呢!你老婆挺漂亮啊,你怎么会做的不舒服?”

  “这个跟漂不漂亮无关!”我说着欲翻身从张老师身上下来,这么压着她,估计她早已被我压的累了,谁想到她双腿又一把夹住我,不让我的阴茎拔出去,对我说:“别出去,就这样!我喜欢这样!”我双肘支撑着身体,不再压着她,张老师又悠悠的说:“我挺羡慕你老婆的,真的!没想到你这么厉害,你老婆很性福!”说完还害羞的笑了笑。

  “如果我说我跟我老婆做的时候从来没这么硬过,没这么猛过,你信不信?”

  张老师疑惑的望着我,“不会吧?你老婆我觉得挺漂亮的啊,身材也很好,怎么会呢?”

  “我说了跟漂不漂亮没有关系!”

  “那跟什么有关系呢?”

  我嘻嘻一笑,腾出一只手握住她的乳房,轻轻的揉捏着,“大概干别人的老婆更刺激,所以才这么硬吧?”说着,我两指捏住她的乳头轻轻的揉着。

  张老师握起拳头敲打我,“你这个坏蛋,坏蛋……啊……”这一声“啊”是因为乳头被我揉捏而带去的呻吟,两个人打打闹闹自然有身体上的扭动,我忽然吃惊的发现,我的阴茎还是硬邦邦的勃起着,这种情况真的是很少很少出现的,射精后依然勃起,却没有冲动,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,但是我想男人大概都有几次这样的情况。

  刚刚经历高潮并且被内射的阴道自然湿滑,高潮后的平静也已经过去一会了,此刻当依旧勃起的阴茎在阴道中再次带来摩擦时,张老师的快感再次被轻易的带动了起来。

  我一下子还未意味过来,却见到她闭着眼睛呻吟不断,而她一丝不挂的肉体已经在我身下不停地扭动着。我微微一笑,开始抽动了起来。

  这一次的做爱,没有第一次来的那么激烈,也没有第一次那么痛快,但是这一次,我们俩都比第一次更投入!我们相互亲吻着,相互抚摸着,在床上翻滚一圈,从男上女下变成女上男下。其实我更喜欢这种姿势,躺在床上,看着一个赤裸裸的女人在自己身上不停地扭动着,看着她迷醉而满足的表情,看着那一对随着扭动不停起伏的乳房,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。

  张老师的乳房依旧饱满挺翘而富有弹性,更难能可贵的是,一个都40岁的女人了,乳头却还是那么粉嫩,让人爱不释口,此刻,我口中含着她的乳头一会儿吮吸着,一会儿用舌头快速的舔弄着,每当这时,张老师的呻吟会更加的急促,圆滚滚的屁股扭动的就更加的快了。女上男下以这样的速度扭动,换做以前的我早就缴械投降了,但是因为前面刚刚射过不久,张老师急速的扭动压根没让我有一点射精的感觉,反倒是把她自己给扭到了高潮,张老师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头压在她的乳房上,下体紧紧的贴着我的下体,轻轻的小幅度的摆动着,时不时的浑身一个激灵,有经验的男人当然知道,那是她正在经历高潮的冲击。

  对于一个男人来讲,将一个女人真真切切的操到高潮是一件很让人自豪的事,将一个别人的老婆操到高潮,那更是一件让自己虚荣心爆棚的事。而张老师,不仅仅是我们学校的老师,是我的同事,也正是别人的老婆。

  【完】